看见我请提醒我填坑谢谢

填什么坑,我死了。

我就知道我坚持不了

叶修生日咯

#张叶##医生x警察#

    叶修很少在任务的时候受伤。但是这一次出了意外,叶修伤的很严重。于是,局长一拍桌子把开着嘴炮的叶修强行押去了医院。叶修反抗无效后,沉默着被送走。虽然他本人认为受的伤其实不严重。

    叶修进了医院之后,局里的其他警察开了个庆祝会(?)。哈,史上最嘲讽的队长没有之一,终于在工作时间离开了他们。即使时间不长,也足够让心灵饱受摧残的小警察们开心了。

   再说被送进急救室的叶修,为他主刀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医生,看起来就特别严谨。医生推了推眼镜,观察过叶修的伤口,立刻让人开始准备手术。

    声音挺不错啊。还有意识的叶修同志很有闲情的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然后就被注射了全身麻醉。

    腿部,左臂,胸口,腹部皆中弹,左腿骨折,身上多处擦伤,背部受过重击。这人除了脑袋意外哪里还有完好的地方?向来重视身体健康的张新杰医生有些怒了。就算是警察,也不能这么不重视自己吧?

    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张新杰拿起手术刀,刀刃很锋利,轻易划开了叶修苍白的皮肤,镊子夹出被血浸红的子弹,针线迅速缝合了伤口。

   手术很顺利,五个小时之后,除了脑袋,全身都被缠上绷带的叶修被推出了手术室,转进普通病房。

   叶修快出院了。但是他有点不想出去。一方面是这段时间的修养让他很放松,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一个人。漫不经心的把手里的打火机打开又合上,无意义的动作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直到打火机被一只修长的手抽走。

   “禁止吸烟。”清冷的声音声线平缓,语气隐隐透着些生气。张新杰的确在生气。这人怎么回事?明明之前已经提醒了他五十五次不准吸烟,打火机是谁给他的?

   躺在床上的人懒懒的一笑,“没抽烟,就一个打火机,不信可以搜身。”说完,张开双臂,一副“随便你怎么样我都不反抗”的架势。

   张新杰捏着笔的手一紧,幸好及时松手,没有捏断第六支笔。低头在本子上写了什么,“病人恢复良好,两天之后就可以出院了。”一如既往的严谨。收起本子准备去下一个病房。

   “诶,等一下啊。”原本躺着的人坐了起来,叫住了准备出门的医生。

    张新杰有些惊讶的停住迈出的左腿,转身面对着床上的人,“还有什么问题?”

   右手撑住下巴,叶修依旧笑的懒散,“今天哥生日,你就没礼物送哥吗?”

   无语的扶了下有点下滑的眼镜,之前并不知道这人的生日,哪有准备什么礼物。而且,哪有人这么直接的向别人要礼物的?“生日快乐。”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祝福。

   床上的人并不满意的啧了一声,勾了勾手指,“过来。”张新杰听话的走到床边,在叶修的示意下微弯了腰靠近。

    猝不及防的被勾住脖子,放大的俊脸,唇上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和触感。被吻了。张新杰医生非常理智的get到了现在的状况。

   “既然没准备礼物,把你自己送给我吧。”不容拒绝的再次吻了上去。

#我也就这水平了#

#ooc求你们不要骂我#

#我还有债要还#

#哭着继续撸文#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