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鸽手

填什么坑,我死了。

『卡人』你知不知道

*账号卡拟人

*主索克萨尔和喻文州

*ooc肯定

*乱七八糟肯定

*一定要继续爱我QAQ


在账号卡可以拟人的时候,索克萨尔迟迟没有现身。


于是一群闲的无(dan)聊(teng)的职业选手纷纷猜测索克会是什么性格什么长相,最后大部分都认为会和喻文州长得很像,心也一样脏。


喻文州隐隐有种预感,这些猜索克会和他很像的人会被狠狠地打脸,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端起一旁的水杯喝了口水。


下一秒,喻文州十分庆幸水已经被咽下去了,因为他在电脑屏幕上看到身后有个影子,突然出现的。


略僵硬的转过头看向身后,一张平板普通的死人脸静静地面对着喻文州,然后他开口,master。再无一字。


喻文州觉得自己需要静静,虽然他当初已经有预感索克会和自己不一样,但也没想到会不一样到这种地步。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面瘫了点,话少了点,但是意外的很好相处啊。也很听话。喻文州左手遮住了嘴唇,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


比起话唠程度与主人同水平的夜雨,和跟主人一样三棍打不出一点声音的一枪穿云,下限和主人一样的兴欣那三位来说,索克简直是小天使啊。喻文州无不欣慰的想着。


账号卡几乎与主人是形影不离的,至少其他人都是这样。


所以喻文州最近有点郁闷,有点失落,因为索克从来都是单独行事的。


例如现在,现在是蓝雨的午饭时间,其他人带着自己的账号卡成双成对的奔赴食堂,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打了饭,一个人坐在座位上。


左边第一张桌子上枪林弹雨正在喂懒得动弹的郑轩吃饭,第三张桌子上夜雨正在给黄少天挑出他不爱吃的秋葵,最后一张桌子上流云正在和卢瀚文比赛谁吃的比较快……


喻文州看着自己最爱吃的白斩鸡突然失了胃口,用筷子戳了两下,始终没有夹起来。


一只比起常人更显修长的手轻缓又不容拒绝的拿过了筷子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嘴里。喻文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鸡肉被吃掉,更惊讶的是吃肉的人。


索克?你不是……话被递回来的筷子堵住。喻文州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


味道一样。索克瞥了一眼饭菜,淡淡的开口。是你爱吃的。然后也不管喻文州的反应,起身离开。


喻文州几乎是秒懂索克的话,愉悦的勾起唇角,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里,的确还是那个他最喜欢的味道。


『比猫性儿长……应该?』

『不得不承认,我卡文了』

『正在翻西双版纳资料的人几乎是崩溃的』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