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鸽手

填什么坑,我死了。

『卡人』你知不知道(完)

*主喻索

*ooc

*乱七八糟



自从那天之后,喻文州好像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直在想方设法的让索克多说几句话,或者让他变脸色,虽然成功的次数很少,但是喻文州简直乐此不疲。


有时候索克会站在喻文州身后看他聊天,喻文州大多数的时候是沉默的,毕竟和一群职业选手聊天很累,手速跟不上。


渐渐地,喻文州发现索克表情变化多了起来,话也不再那么简短。喻文州也发现,有一点那群人是说对了的,索克的智商真的很高。


喻文州开始经常和索克讨论,战队的训练,对战的数据……索克都能跟上他的思路,并给出了许多有利的建议。


喻文州习惯了有索克萨尔在的生活。


每天起床他会下意识的看向阳台,索克会靠在窗户旁边的墙上低着头看向地面;每天的午饭时间,索克会坐在他的对面,静静的看着他;每天的分析时间,索克会坐在他身边,偶尔会用低沉的男低音说一句两句的话……


夏休期,喻文州被父母召回老家。路上总有种不安心的感觉。因为账号卡不能随意带出俱乐部,所以索克没办法离开。他现在是一个人回家的。


回到家,父母才告诉他,这次叫他回来是相亲的。喻文州不想伤了老人的心,乖顺的去了约好的地方,只是最后来相亲的人一脸失望的走了。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喻文州被安排了三次相亲。最后一次结束之后,喻文州很认真的跟两位老人谈了次话。委婉的表明了自己的性向。


两位老人红着眼眶将喻文州送出门,老人说,理解是一回事,能接受是另一回事,我们要好好想想。


喻文州没有回蓝雨,而是去了h市的嘉世。


见到叶修的一瞬间,喻文州觉得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要能和叶修在一起,都是值得的。


那天,喻文州在嘉世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到蓝雨。


夏休期还没结束,所以俱乐部显得有些冷清,账号卡们都不在,应该是回荣耀了。


喻文州打开自己的房门,有种归属的安定感。没有看见自己账号卡,轻声叫了两句索克的名字,没得到回应。喻文州有些奇怪,倒也没太在意。


穿着休闲装坐在电脑前刷卡登录,索克萨尔安静的站在屏幕里,喻文州勾起唇角打了个招呼,却没有得到以往的回应。


夜雨突然出现在喻文州的房间里,站稳之后就开始噼里啪啦的冒文字泡,队长你说索克是不是傻啊明明那么虚弱了还非要到这边来我们怎么劝他都没用说起来他以前就不应该强行跑出来说什么有重要的事要做明明只是做个饭而已算什么重要的事弄得自己回去之后就强制休眠了这次更好拖着快消失的意识跑出来这么长时间要不是身体不允许他还得把自己弄得更好看简直气死我了队长我跟你说啊以前索克不是这个样子的他长得可帅了是我们那边的第一脸比一枪那个主人还帅哦都是他上次私自打破禁制不过要不是他我们也不能来这边的世界还得感谢他呢…………


夜雨的语速和语量都能和黄少天相媲美,说了一大串话

也不带标点符号,这也表示,他现在很着急。


足够了解黄少天的喻文州,对夜雨也有些了解,毕竟两个人太像了。找出夜雨话中的意思时,喻文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索克曾经来过,强制性的,并且受了伤,这次伤还没好又再次强行出现,所以索克现在很危险。


夜雨不知何时安静了下来,他看着喻文州的手一点点攥紧,直至指节发白,他知道喻文州是在乎索克的,但是喻文州永远不会知道索克为他付出了什么。所以我来告诉你,就算索克明令禁止了,我也要说出来。


索克当初……为什么会来?喻文州听见自己冷静的开口提问。而夜雨简洁的回答了他的问题,为了做饭。


做饭?喻文州疑惑的反问,这次夜雨回答的句子长了些,那段时间你接手蓝雨,忙得很,又不注意身体,知道你喜欢白斩鸡,他特意学了,做了一次,然后把做法留了下来。


喻文州想起那段时间,真的很辛苦,忙到饭都不想吃,唯有一道白斩鸡能让他多吃两口,所以全队上下都会让他多吃点,自那以后白斩鸡成了他最喜欢的食物。


他……还能回来吗?喻文州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夜雨只说了两个字,不能。


为什么?


因为他的力量已经用光了,一点不剩,就算再出现,他也不是原来的索克了。夜雨说着,有些哽咽,我们那么喜欢他,他却抛弃了我们,所以他最好再也别回来了,不然我肯定狠狠揍他一顿……


喻文州知道夜雨是口是心非,虽然他没哭,但是他的表情比哭出来还要悲伤。


对不起。


你不用说对不起,这些都是索克自愿的,他也知道他这么乱来会有什么后果,我只是不想他做了这么多却不被知道,是我不甘心。


夜雨拿出一封信,纯白的信封,没有署名。这是索克让我交给你的。说完便消失了。


喻文州展开信纸。


对不起。

没能陪你到最后。


只有两句话,喻文州只看了一遍,将信装回信封,安静伏在电脑桌上,悄无声息。



『嘛……结束了』

『没有更多的了,真的』

『说我烂尾也好什么也好反正我是写不出来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