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我请提醒我填坑谢谢

填什么坑,我死了。

【吏青】再见已非我2



*能有人喜欢lo特别开心

*原著就是好写啊

*别抠细节我们还是好朋友

*以及,我说过夏冬青会很苏

*不撕,我们不撕


女孩儿一脸的不可思议,虽然刚才的新闻说的很清楚,但是她有点不能相信,而且如果自己是鬼,这个人怎么能看见自己?豆豆也能看见自己的。


“你再仔细想想,你刚才是从哪里来?又是怎么遇到豆豆的?”夏冬青像给猫咪顺毛一样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发。


女孩儿一脸恍惚,“我记得……我从东大街过来……就在路口那里看到豆豆……街上有很多钱……然后我就带着豆豆过来了。”女孩儿在口袋里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纸币,愕然发现,居然都是冥币!


看着女孩儿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夏冬青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嗯……人固有一死,能救人而死,你下辈子一定会很幸福的。”


“噗——帅哥,你还是别安慰我了,你有这份儿心我真是谢谢了。”听到夏冬青乱七八糟的安慰后,女孩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捂着嘴笑了一会儿,对着无奈的夏冬青伸出手,“你好,我叫王小亚。对了,帅哥你怎么能看见我啊?明明刚才那个大姐也看不见的。”说着凑到夏冬青眼前,一脸好奇的样子。


夏冬青轻轻推开她,“从小就能看见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叫夏冬青,不用一直叫我帅哥。”


王小亚一副不死心的样子,想继续凑上去,夏冬青伸手给了她一个摸头杀,“我先整理账本,你想吃什么自己去拿。”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账本?电脑多好用啊。”脸上明晃晃的嫌弃毫不掩饰,却是丝毫没打算离开这边。


夏冬青一边快速的誊写,一边回答她的问题,“还是用本子比较保险,而且,有备无患嘛。”


记录不算多,王小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夏冬青说着话,夏冬青笔一直没停,半小时左右就誊写完毕了。接着,夏冬青拿出一个装订很大气的笔记本,换了一支笔尖很细的中性笔,书写速度比刚才还要快,字迹却一点不乱。


趴在桌子上的王小亚立刻精神起来,目光如炬的盯着夏冬青的本子,看了两行,本子上出现了好几个熟悉的人名,王小亚忍不住惊呼出声,“啊!!这不是海东青大大的【再世】吗???那个广播剧超级好听啊啊啊!男三冶酩的cv简直美哭了!老实交代你和海东青大大是神马关系!!!”


王小亚癫狂的样子吓的夏冬青手一抖,在本子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线,灵感被打断让夏冬青十分不爽,微眯眼深呼吸,压下发火的冲动,“我叫夏冬青。”他只说了一句话,至于别人能不能理解,他才不管。


“夏冬青!你不要……”说到一半的王小亚卡了壳,对啊!夏冬青,海东青,夏冬青就是海东青啊!刚才自己真是昏了头,这么明显的东西都没看出来。王小亚狠狠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懊恼的看着夏冬青。


叹气,“写完给你看,但是不能外传,我们剧组都靠它了。”话刚说完,王小亚就挂在了夏冬青的脖子上,“太太你好美!爱你么么哒!”


对于王小亚毫无节操的告白,夏冬青脸色都没变一下,只是僵着身子不能动而已。而激动过了的王小亚飞速从夏冬青身上跳下来,脸涨的通红。


这边王小亚在责怪自己怎么这么不矜持太太一定对自己印象很不好被太太嫌弃自己怎么办……


一辆白色的小吉普停在门口,正在戳玻璃的王小亚看到车的牌子惊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男人从车上走下来,一身拉风的黑色,面色冰冷。


王小亚呆呆的看着男人气势汹汹『并没有』的走进来,随手在架子上拿了一瓶饮料进了收银台。


已经收好本子的夏冬青挡在男人前面,彬彬有礼的笑着,“先生,这里是员工区域,请您出去。”温和的笑容下,隐隐透出一股强势。


男人似乎有些惊讶,随即抬手指指值班表,“夜班服务员赵吏,你的同事。”说着趁夏冬青抬头的空挡挤了进去,熟练的开了收银机付了饮料的钱。


“老板不是规定夜班只有一个人吗?你到底是谁?”夏冬青皱眉看着已经套上围裙的男人。王小亚在一边冲着男人挥手,试图看看他能不能看见自己。


男人指指还没关掉的电脑,“这姑娘还没死,媒体为了曝光率才把人写死了。”男人喝了口饮料继续说,“现在在医院躺着呢,不过如果十二点之前还不醒,就危险了。”


夏冬青看了看表,刚才折腾了半天,这会儿都快十一点了,表情认真的看向低着头王小亚,“现在去还来得及。”


“我不去!我不想回去!回去有什么好的?”没想到王小亚的反应很激烈,“那样的生活,我再也不想过了。”她好像想通了什么,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平静。


夏冬青好笑的看着她,刚才王小亚跟他说了许多关于自己身世的事,他向来对别人的事不是很在意,他只想让自己好好活着。


好歹是个挺有好感的女孩子,还是自己的粉丝呢,“不是说想看剧本吗?等你好了,带你进剧组玩儿怎么样?”他不想说什么大道理,捏住人的弱点,一击必杀,这才是正途。


看着王小亚明显动摇的神色,“剧组cv独家签名一套。”眉眼微弯给(抛)出福利(诱饵)。


王小亚欢呼一声,“那我们说好了啊,等我回来拿签名!”说着已经跑出便利店,眨眼就没人了。


旁边一直没能插上话的赵吏一脸三观尽毁,“我说,你这呲妞儿技术够可以啊,三两句话就哄走了?”


夏冬青不冷不热的看着他,“现在能说你是谁了吧?”温润的嗓音压低了不止一个度,大晚上的听起来特别渗人。


饶是赵吏也不禁抖了一下,“刚才不和你说了吗,夜班服务员赵吏。”


夏冬青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哦,那你安静点,不要打扰我。”低头继续在摊开的本子上写东西。


赵吏眼神晦暗的打量着夏冬青,暗暗疑惑夏冬青对他的态度 。其实他想多了,夏冬青只是对无关的人漠不关心而已。


在夏冬青眼中,人的分类特别简单,会害他的,不会害他的。两种。再无其他。



『论偶像的力量有多大』

『我怎么可能码这么多字?』

『另一个坑怎么办?』

『赵贱贱成功刷了一把存在感』

『百粉给福利,这个世界的夏腹黑遇到原世界的夏圣母』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