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鸽手

填什么坑,我死了。

【吏青】再见已非我3



*再次申明,这是从原著基础上改的

*so,不要和我说看着眼熟之类的话

*还能接受的,我们走起

*断网两天的人一连上网就更了


从王小亚回去已经过了一个月,听说她恢复的还不错,夏冬青也算松了口气,答应王小亚的事都已经处理好,下次见面就能兑现。


正在整理剧本的夏冬青被铃铛声和进来的两个人打断,愣了一下,看了眼被推倒的男生,“你就不能温柔点吗?”这是对赵吏说的。哦,别误会,只是因为赵吏的暴力打扰到他了而已。


赵吏没理夏冬青,用一把银色刻着金花的枪指着那个男生,“还想再死一次吗?!”男生无所谓的指指自己额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怕再死一次。”


“你头上那一枪终结的是你的生命,我这一枪可以消灭你的灵魂,让你永远消失。”夏冬青已经不忍心听这么中二的台词了,低头继续整理自己的剧本。


那边的对话还在继续,夏冬青已经弄好,环胸看着赵吏恐吓那个男鬼。好啰嗦啊。无聊的打了个哈欠,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先生,遵纪守法,无论在哪里都是基本要求,何必为难别人。”赵吏可能没看到,但夏冬青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这个人不会乖乖跟他走的。


“但是我真的有必须要完成的事。”男鬼还是不死心的样子。


麻烦。小声嘟囔了一句,“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看着那个男鬼一脸欣喜若狂的样子,夏冬青嘴角的微笑都快保持不了。“别人听不到你,也看不到你,你留下也没什么用。把你想说的话想做的事都告诉我,我替你办。”


赵吏再次目瞪口呆,以前他也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哪次不是把不听话的鬼魂毙了,就是有人插手最后鬼魂还是难逃一死,哦,是灰飞烟灭。


“夜班值班员赵吏?”夏冬青难得带了几分嘲讽。不过他也没打算深究,在其位谋其事,他现在要好好值班,然后明天去办事。赵吏倚在收银台边,


“你一点都不好奇吗?你为什么能看见?”他嘴角带了一丝恶作剧似的坏笑,可惜夏冬青正在忙着记孔小龙说的事,没心情理他。“你不是夏冬青。”赵吏突然冒出一句话,夏冬青终于舍得给他一个眼神,“我不是。你是?”白了赵吏一眼之后,夏冬青在心里骂了一句,神经病。“马上十二点了,你还不带他走?”


赵吏走了,带着孔小龙一起走的。夏冬青用店里的电脑跟剧组的请了假,并敲定了下次交音的时间就继续写新剧本了。


一夜无话。


夏冬青按响了孔家的门铃,开门的是孔妈妈,孔妈妈很憔悴,孔小龙的去世给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夏冬青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沉默着跟着孔妈妈进了孔小龙的房间。


孔妈妈说了一句我去给你倒杯水就出去了,夏冬青看房间里已经没人,便跪在床边,孔小龙说他给父母的东西都在底下。就在夏冬青拿东西的时候,孔爸爸无声无息的进来,“哎,你在干什么?”夏冬青直接把东西拽出来放在了一边,也不急着解释。


孔爸爸不太高兴的样子,“你刚才跟他妈妈说你们是朋友?什么时候的事?他在警校待了三年,之前的朋友我们也都认识,不记得有你。”


“您说的没错。不过我并无恶意。”说着举起了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小龙让我做的事只有两件而已,把桌子上那个给二老,替他说句对不起和谢谢。”


孔爸爸打开了袋子,里面是满满的信,“红色的是第一封。”夏冬青想起孔小龙特意嘱咐的话。看着二老拿着信里的东西泣不成声,夏冬青面无表情的等着他们平静下来。


“多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老泪纵横的孔爸爸看上去老了几岁,夏冬青有些不忍的扭头,“我叫夏冬青。小龙得到的证据都在这里,您派人去拿回来吧。”夏冬青拿出那张写着证据地点的纸条给了孔爸爸。


先前就说过了,在其位谋其事,夏冬青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抓罪犯这种事还是交给jc比较好。


夏冬青站在孔小龙坟墓不远处看着为他祭奠的人,终是松了口气。骚包的白色吉普停在一边,戴着副蛤蟆镜的赵吏下车站在夏冬青身边。


“你来做什么?”夏冬青侧头看他,很不解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帮他?”赵吏反问。


“因为你们很烦。”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所以要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这是夏冬青二十几年来的经验。


没打算再待下去,夏冬青转身离开。赵吏看着夏冬青离开的背影,饶有兴致的勾起唇角。


【就卡这儿吧】

【写不下去了】

【下章,赵贱贱会不会失贞x】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