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鸽手

填什么坑,我死了。

心悦君兮

高(chi)冷(han)狗x失忆狐

好了,看到这里你就知道这是ooc,崩到天际那种,现在走还来得及。
有私设,接受无能请安静的离开。不撕不撕不撕。
友情提示,与上篇肉文一起食用效果更佳。
PS:刷刷微博就不想写文了,看看别人再看自己,写的什么垃圾啊!
pps:我就知道你们这群小妖精只喜欢开车,这次清水,你们还喜欢吗?

每个式神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大部分记忆都是被封存的。在恢复记忆之前,他们只能按照自己少的可怜的记忆与本能行事。若想恢复记忆,就要按照特殊的方法,一点一点找回来。有的式神找到了,有的还没来得及找就消失了,真是悲伤。

妖狐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记忆全部消失了,只剩一点战斗的本能。然而,他并不想战斗。召唤出他的阴阳师叫做晴明,跟他一样失忆了。晴明不缺为他战斗的式神,所以对于他的偷懒,他也只是无奈的笑笑,然后给他打材料升星升级,御魂倒是不太好,他也不是很在意,反正他也不会经常出战。

晴明的庭院有很多式神,完全找回记忆的只有两三个,其他式神没有那么多记忆,却一样生活的很好。妖狐想,其实记忆也没有那么重要。然后他看着小小的童女因为非得太快撞上正在打扫的帚神,有些好笑的摇摇头,过去把要哭不哭的小姑娘抱起来。

“怎么这么笨呐?这么大的院子也能撞上。”妖狐用折扇敲敲愣住的小姑娘的头,笑骂到。

童女挣扎出妖狐的怀抱,白皙的小脸有些红晕,不知是飞的太急还是被妖狐气的,“因为有很重要的事情啊!”反驳之后才想起自己要说什么,“晴明大人把大天狗大人带回来了!!!”她高兴的在空中转了两圈,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妖狐有些失神,大天狗,传说中的大妖,也会变成别人的式神吗?还在思考中的妖狐没有注意到安静下来的庭院,以及冲向门口的童女。

晴明笑着站在大天狗身前,“这是大天狗,诸位应该都认识,妖狐先带大天狗去结界育成,我带人去打材料。”看的出,他比平时开心了许多。

妖狐回过神,有些不自在的抖了抖耳朵,没看大天狗,略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大人请随小生来。”说完便走在前面引路。

两妖一路无言的走到结界育成,妖狐本以为没事了,偷偷松了一口气,却听到大天狗冷清的声音,“汝为何不肯直视于吾。”好好的问句硬是被大妖说的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

被一口气呛住的妖狐憋红了脸颊,委委屈屈(划掉)略带恼怒的看向问的理所当然的大妖,只一眼就无法再移开目光。无他,大天狗长得实在是太符合他的审美了。

就在妖狐呆滞的看着大天狗的时候,大天狗也被妖狐那一眼看的有些晃神,微红的脸颊,水润的眸子,略带隐忍的表情,仿佛是……发情一般。垂下眸子独自走进结界,寻了边缘的地方盘膝坐下,手掌按了按不停叫嚣着“要他,要他”的心脏,“迟早……会是吾的。”

那张脸消失之后妖狐便恢复了正常,先是咳了两声顺气,然后轻哼了一声,“大妖怪了不起哦。”虽是这么说,语气却带着酸意和不甘。为什么他妖狐只是稍微高级的妖怪,连大妖都算不上。

“妖狐大人,晴明大人请你过去。”名为小白的狐族式神一路小跑着到了妖狐面前,转达阴阳师的话。

晴明盘着腿坐在觉醒专用的屋里,看到妖狐现在门外,冲他招了招手,“虽然你之前拒绝了,但材料我还留着,今天要觉醒吗?”觉醒也是恢复记忆的方法,妖狐之前因为不太想找回记忆拒绝了。

妖狐愣住,想到今天才来的大妖,“不用给大天狗大人留着吗?”他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

晴明也愣了一下,然后大笑,“不用不用,你们两个是不一样的,而且他的那份让他自己打就好,这是属于你的。”

妖狐攥紧了手中的折扇,“那……小生便觉醒吧。”如果他变得足够强大,是否可以与那只美丽的大妖并肩?

晴明无意义的笑了笑,把之前准备好的材料拿了出来,在妖狐的配合下成功给他觉醒。看着那张艳丽至极的脸,晴明内心有些复杂,“妖狐,你这是要靠脸杀死敌人吗?”这杀伤力与之前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妖狐狠狠瞪了阴阳师一眼,被瞪的阴阳师呻吟了一声,捂住脸,声音有些闷,“别这么看我,受不住。”气的妖狐想对着他突突突,幸好及时住手。

“怎么样?有没有恢复记忆?”晴明收起调笑的表情,认真问到。

妖狐点点头,“恢复了一些,小生在寻找命中注定之人,她……或者是他?有一张很漂亮的脸。”妖狐说着,不经意想起大天狗那副堪称绝世的容貌,然后抖抖耳朵把它藏在心底。

晴明的表情十分复杂,显然没有想到妖狐居然说了“他”。之前到处有意无意的招惹女孩子都是假的吗?幸好院子里的女孩们也没当真。

妖狐疑惑的歪了歪头,晴明再次用折扇挡住脸,漂亮成这个样子是要做什么啊?挥挥手示意这里没事他可以去祸害别的妖了,然后开始数材料,看看够不够觉醒大天狗。

被赶出来的妖狐抬头看了看天色,思索着要不要去育成那里看看,身边却围上许多小妖,“妖狐大人,您觉醒了啊!真是羡慕。”“大人的力量一定又增强许多我们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式神呢!”叽叽喳喳的讨论让妖狐有些不适应,眉头渐渐皱起,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你们,事情都做完了吗?”雪女冷漠的站在廊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围着妖狐的小妖们。小妖们纷纷安静下来,向雪女行礼之后快速散开。妖狐大人觉醒之后真好看啊。小妖们如是在心里想到。

妖狐向雪女点点头,“多谢。”雪女也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径直离开。妖狐也没在意,只是被小妖们这么一闹,也不太想去看大天狗,毕竟……他现在也算不上强大。

第二天一大早,妖狐就被小妖喊醒,说是晴明要带他出战。妖狐坐在梳妆台前拯救自己睡了一晚之后乱糟糟的头发,也不知道阴阳师突然发什么疯,居然要带他出去。

等他出门到了院子中才发现,出战的还有新来的大天狗。走过去先是对大妖弯腰行礼,“大人。”然后看向阴阳师,“为何要小生出战?”

阴阳师笑眯眯的,“给你们升级,大天狗只在育成太慢了。你也得早点升星啊,以后还得去斗技。”妖狐看了看站在一边仿佛事不关己的大妖,默默跟在阴阳师身后出门。

大天狗拢拢宽大的袖子,状似不经意的在妖狐的脸上扫过,很明显小狐狸已经觉醒了,那张脸比之前看到的漂亮许多,也不知会引来多少情债。

晴明带着大天狗妖狐还有外援姑获鸟莹草外加两个狗粮达摩把探索扫荡个遍。打探索的时候,要么是姑获鸟主力,要么是莹草。至于两位美男子,真的只是安静的美男子而已。

打完副本,大天狗的经验条还差好些,晴明又带着他们打麒麟,据说是大天狗的觉醒材料还差些。选式神的时候晴明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选了两个狗粮出来,妖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晴明居然敲了下备战鼓,开战之后,晴明看着阵容有些尴尬的笑笑,“刚刚走神,不小心手滑了。”

这个副本有姑获鸟和莹草加上座敷完全可以过,但是现在……妖狐看看两个狗粮外加没满级的大天狗和满级的座敷童子,“晴明大人,你的守护最好结实点。”心情不佳的妖狐口气自然不会好。

既然已经开始,没有试试就认输,显然不是晴明的性格,叹了口气张开结界,给妖狐喂了三个鬼火。妖狐凝神盯着大麒麟,手腕一翻,攻击二十五次,暴击十五次,击杀成功。这绝对是他最好的一次攻击,妖狐吸了口气,抖抖酸疼的手腕,“晴明大人,这次要是赢了你可要好好感谢小生。”

晴明显然也很惊讶,听到妖狐的要求点点头,“好,这次赢了,回去就把你上次看的那件衣服买下来。”妖狐愉悦的晃了晃尾巴。

亏得晴明的结界够结实,他们受到的攻击大大减少。再次开始的时候,晴明居然给大天狗喂了鬼火,他不知道大天狗现在攻击根本不够吗?然后他被惊住了,对面五只小麒麟全被冻住了。妖狐来不及多想,抓紧时间突死一只,居然有些遗憾自己不可以群攻。

如此,大天狗一直触发雪幽魂,妖狐抓住机会突突突,终于有惊无险的赢了。因为消耗过度,一出副本妖狐就坚持不住向地上扑去,大天狗及时接住他,把妖狐抱了起来。晴明表示什么也没看见,座敷表示什么也没看见。大天狗满意的点点头,抱着怀里睡着后软软的狐狸先行离开。

妖狐还在沉睡,他已经睡了一整天了。大天狗在床边也坐了一整天。盯着妖狐的睡颜,偶尔忍不住伸手沿着他眼角的妖纹滑动着,也会捏捏他的耳朵,看着他耳朵一抖一抖的,嘴角也会翘起一点。

晴明来过一次,看了看妖狐的情况,知道没有大碍,扔下一堆招福达摩和几个封印起来的小妖让大天狗自己看着升级升星,他要去给他们打御魂了。大天狗把东西扔在一边,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守着他的妖狐。

晴明咬了咬牙,ssr了不起啊……好吧真的很了不起,我走我走,还没追到手就开始单方面秀恩爱,祝你追不到我的崽儿!

以上那些话请无视,晴明说他才没那么想。

妖狐醒来的时候,脑海中又多了一段记忆,他的命定之人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他杀死了她,然后她活过来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怔忡的看着天花板,总觉得这些记忆很不对,他喜欢的明明是……明明是……谁?是谁?为什么想不起来?妖狐愈发急躁,眼角的妖纹不稳定的忽隐忽现。

大天狗看着妖狐忽然睁开的眼睛,迅速的收回了自己还在他头上的手。再看妖狐,却发现他很不对劲,眸光黯淡,妖气浮动,再继续下去可能会受伤。当机立断的把狐狸抱进了怀里,宽大的翅膀拢起,严丝合缝的把妖狐锁在怀里。手指抬起妖狐的下巴与他对视,“醒来。”

妖狐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看着大妖近在咫尺的容颜,算是阅人无数的妖狐慢慢红了脸。“大天狗……大人?”不自觉呢喃着他的名字,金色的眸子重新有了光彩,漂亮的让大天狗忍不住凑近轻吻上去。

妖狐楞楞的被大妖凑近,柔软的唇将要落在眼皮上的时候,自然的闭上了眼,等那触感消失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个男妖轻薄了,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反抗。

“糟糕……”妖狐捂住脸,“太糟糕了。”

大天狗看着突然纠结的狐狸,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直接开口,“何事令汝失态。”

妖狐抬头,这回眼里是真真切切的泪水了,“小生似乎…爱上了不该爱的妖?”不知所措的表情在大天狗眼里分外可爱。

大天狗低笑,“吾当以为何事。吾亦心悦于你。伴吾一世,可好?”

“大人当知小生本性,如此,也不介怀?”妖狐急急的询问。其实他知道自己根本杀不了大妖,但是他会忍不住对他动手。

大妖看起来甚是愉悦,“吾可自保,无需担忧。”最后一个字湮没在两妖相贴的唇间。

end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