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鸽手

填什么坑,我死了。

【all日向】日向他真的是天使啊。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天使,有小翅膀,小光环,正常来说会飞的那种。
#本章偏向研日注意
#ooc严重,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1.
第一个知道日向翔阳是天使的人,是清水洁子。

被暗地里称为高岭之花的漂亮经理第一次在人前那么失态,虽然只有一个人,不,现在已经不是人了。

“……虽然之前就觉得日向性格很好,现在说是天使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洁子推了推眼镜,现在的问题是,“可以摸一下吗?那个翅膀。”看起来真漂亮啊。

“啊……嗯……可以哦。”蹲在角落用羽翼将自己裹起来的少年小心的回头看了一眼美女经理,她眼中的确只有惊讶,赞叹,和欣赏。丝毫没有见到异类的排斥,厌恶与恐慌,于是放心的将翅膀伸过去。

多少察觉到少年心思的经理暗自好笑,这么漂亮的存在,没有人会不喜欢吧?手指抚摸着顺滑的羽翼,想到队里那几个对日向心思不纯的人,真期待啊,他们知道真相后的表情。

“日向这么容易相信别人吗?”洁子对天然的小学弟很无奈,如果换成别人的话说不定已经被拐走了,日向。

“也……也不是。”日向翔阳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笑容真挚,“因为是洁子前辈嘛,不是别人。”

猝不及防被撩了一把的经理撸翅膀撸了个够,满足的放过满脸通红的球队最强诱饵,叮嘱他绝对要藏好自己的羽翼和光环,不大放心的回到了球场。

直到远征开始,日向翔阳也没暴露自己是天使这件事,洁子多少放心了一点。

2.
第二个发现日向是天使的人,是孤爪研磨。

不善与人交流的音驹二传特意挑了全员洗漱完毕的时候进公共浴室。然后正正好好的撞见了因为太过放松而一点点露出了天使光环的日向翔阳。

太过震惊的孤爪研磨与饱受惊吓的日向翔阳在浴池里促膝长谈。

“总之,就是这样子了。”讲完前因后果的日向半张脸浸入水里吹出来一串泡泡,浅色的瞳仁盯着对面的友人。

孤爪研磨还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只是眼神时不时飘到日向头顶,“这些告诉我没关系吗?翔阳。”被日向全身心信任的感觉,让他耳根都染上了一层淡粉。当然,他是很开心日向的信任的,毕竟是他非常喜欢的人。

“研磨会告诉别人吗?”那双眼睛就这么填满信任地看着你,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孤爪研磨向一边偏了偏头,金色的发丝挡住了一部分脸,“当……当然不会。”这应该是,属于我们的小秘密……吧。“除了我,还有别人知道日向是天使吗?”啊……不该这么问的,毕竟在那些人眼里,日向就是小天使。别以为私下里偷偷叫我就不知道了。

看着日向毫不犹豫的点头,孤爪研磨突然有些失落,但无表情的脸完美掩饰了过去,“嗯,有的,洁子前辈也知道。”

乌野那个黑发经理吗?那倒是还好。“翔阳要小心点,不要被别人发现这件事了。”孤爪研磨暗暗在心里想,最好直到我跟翔阳结婚他们也不知道。

总觉得这话很耳熟,日向还是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的。以后会更加小心。”明亮温暖的笑容让孤爪研磨喉结动了动,撩起一捧水狠狠搓了搓脸。

看到日向不解的眼神,孤爪研磨压下翻涌的思绪,“既然是天使的话,翔阳有没有翅膀?”

回答他的是送到眼前的洁白羽翼,虽然在水里,却半点没有沾湿,“研磨要摸摸看吗?洁子前辈说手感很好呢。”

孤爪研磨猛然抬头,日向的笑容里没有丝毫勉强,全是发自真心的邀请。喉间突然哽咽,翔阳真是……让人怎么不喜欢他。

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抚上边缘,丝绸般的触感让他惊奇的睁大眼睛,忍不住动作大了一点,“好漂亮……”洁白的羽毛整整齐齐覆盖下来,丝毫没有凌乱,层层叠叠直到尖端,日向在两片巨大的羽翼之间显得人更加娇小。

回过神来的孤爪研磨看着水面上铺了一层的羽毛,一时失语。日向咳嗽了几声,收回羽翼,“过一会儿就会消失的。啊,时间不早了,研磨,我们回去吧。”

的确不早了,孤爪研磨来的时候就已经十点半,只好匆匆洗漱,跟日向一起回宿舍。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