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我请提醒我填坑谢谢

填什么坑,我死了。

【all日向】日向他真的是天使啊。

   
   
   
    #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天使,有小翅膀,有小光环,正常来说会飞的那种。
    #ooc注意
    #本章涉及研日,第三体育馆日,主黑日,月日(大概?)注意
    #求红心求红心求红心
   
   
   
    3.
    虽然说昨天日向保证了会小心,孤爪研磨还是有点在意,时不时抽空看向日向的头顶和背后。
   
    黑尾铁朗自然注意到自家二传的心不在焉,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乌野的小不点,呀……今天也是这么可爱啊,小不点。不过,研磨在看什么呢?难道突然觉醒阴阳眼看到小不点背后有背后灵?
   
    当然是开玩笑的。作为研磨为数不多的朋友,一定是小不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吧?这种两个人有小秘密的感觉,真是让人不爽呢。黑尾铁朗阴沉的啧了声,直接走到孤爪研磨旁边拍了拍他肩膀,“呐,研磨,你今天格外在意乌野那个小不点呢,他怎么了吗?”
   
   
   
   
    4.
    今天的第三体育馆依旧迎来了约好练习的几人。
   
    收到黑尾通知提前到了体育馆的木兔,赤苇,月岛看着坐在地上沉思状的黑尾。
   
    最先开口的是不耐烦的月岛,“你叫我们提前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你发呆的样子吗?”傻透了。最后一句忍住没有说出来。
   
    “月,”无视了月岛“不要这么叫我”的抗议,黑尾继续说,“月,小不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哈?我怎么知道?”月岛皱紧了眉头,“那家伙的事跟我有关系吗?”
   
    “那边枭谷的两位,”黑尾突然伸手指向木兔和赤苇,“来合作吧,只有研磨和小不点有秘密的感觉太不爽了。”
   
    赤苇还在思考要不要同意的时候,木兔已经坚定的表示“我们枭谷参加了”。被参加的赤苇无奈的叹了口气,“所以,你有什么计划吗?”
   
    黑尾理直气壮的摊开手,“没有。”他勾起一边嘴角,笑容邪气,“不过小不点那种耿直的小鬼,随便问一下就可以啦。”
   
    月岛看着他自信满满的表情,决定不提醒他,日向的天然可是能抵抗大部分算计的。而且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会对没认识几天的人说出口啊。孤爪研磨,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那个两个人的确相性很好,稍微……只有一点点,嫉妒。
   
    “前辈,我来啦!”元气满满的声音先一步到,随后而来的橘色小太阳轻松跳进大门向着几人的方向跑过去,让人忍不住想张开手将他抱进怀里。
   
    黑尾&木兔&赤苇:突……突然觉得很愧疚啊,对这样的翔阳。而且真的好想抱抱。
   
    看着前辈们没出息的样子,月岛捏紧了手里的水瓶:笨蛋吗你们?!
   
    “前辈,我们今天的训练是什么?”日向双眼亮闪闪的期待着。
   
    黑尾弯腰展臂搭在日向肩上,下巴垫在另一边,鼻尖全是日向的味道,“你和月组队拦网,之后练习接发球。”他歪了下头,嘴唇蹭过日向耳垂,“如果木兔同意的话,可以让他教你扣球。”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全部扑在这边耳蜗里,让日向打了个寒战,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不下去黑尾借着训练占日向便宜的月岛,伸手将人从他怀里拉出来,顺便给了情敌一个警告的眼神,吓跑了日向你赔吗?
   
    黑尾没强行留下日向,只是怀里空了一块的感觉有点别扭,对着警告自己的月岛笑了笑,站到了目光同样带上杀气的枭谷这边。
   
    月岛握紧日向,仿佛不经意的警告,“离那家伙远点。”
   
    被拉着走的日向有些不解,“谁?黑尾前辈吗?为什么?”
   
    月岛啧了声,低头看向仰着脸看自己的的日向,单纯疑惑的脸让他顿了片刻,“为你好。”
   
    “哦哦。”还是不懂。满头雾水的日向眨了眨眼,跟在月岛后面站在球网前,晃了晃他还拉着自己的手,“那个……月岛可以放开了吗?练习开始了。”
   
    惊醒的月岛嫌弃一般甩开日向的手,推推并未滑落的眼镜摆出防御的姿势。日向不在意的揉了下发红的手腕,同样做出防御的姿势。
   
   
   
   
   


小小吐槽一下:写完第一版之后想保存结果点成了不保存,一千字存稿就没了,然后哭唧唧的重新打了一遍,这是二版。

评论(11)

热度(109)